超久違更新

        假裝是新年賀ㄋㄩㄝˋ文吧!(誤

        記得複習前面的呦~

 

 

褚大人那天並沒出城,而是在暗巷裡被人迷昏套進布袋裡帶走的,後來在那間青樓後門被老闆發現渾身是傷已陷入深度昏迷的大人,所幸那老闆算是明眼人,不僅將人救回,也沒讓褚大人做那些不乾淨的事,只讓他打打雜罷了,過沒幾天便是接到您在找大人,就讓您帶回了。

我們也追查到那幾天在褚大人身上發生的事,還請陛下過目…。

 

鐵青著臉聽著下人的匯報,看著手裡紀載著那些天的過程,做了幾次的深呼吸依然無法平復心中那不知是怒還是心疼的感受。

究竟是經歷了多少折磨才成就現在這個熟悉的陌生人?

回望簾幕後仍舊沉睡著的身影,悔恨的情緒不知該從何發洩,惱怒的揮退下人,眉頭皺起,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規律的扣擊著實心的木質圓桌一語不發。

也不知道自己在那似想非想的在原地坐了多久,直至外面的藍空由黑夜取代,下人們知趣地點了燈後默默退下。

站起身伸展了下僵硬的四肢,轉身走入寢室內,看那昏迷了整整兩日的褚冥漾。

坐在床沿,也只是用曾經被她說美麗的赤色眼眸注視著他,本想摸上那總算恢復點血色的蒼白睡顏,終是在碰向他前頓住,顫抖地收回。

哪來的資格呢?在他受苦時自己卻是為他的不告而別惱怒置氣,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時候卻不在他的身邊,如此沒用的自己,是否還能有足夠的勇氣面對他?

 

「唔…」一聲輕吟,止住了陷入沉思的思緒,看著褚冥漾閉著的眼睫輕顫後緩緩地睜開,露出底下那雙因剛清醒而迷濛的黑眸。

「醒了?沒事了,在你願意前我不會再碰你了,別怕。」放緩了聲音輕聲的詢問,手只是放在後面沒有伸出去碰觸,卻仍是看見那眼裡一閃而過的恐懼。

「你睡了兩日了,渴嗎?還是餓了?」見那黑眸又轉開了視線,挫敗蔓延,卻還是擔心他大病初癒的虛弱身子。

「我讓人過來照顧你可好?你不願看到我那我不過來便是,別苦了自己。」看那依舊不願回應的人兒,嘆了口氣,起身倒了杯水,放在臥榻旁,再三確定得不到一個回眸後,默默的轉身離開。

 

但我緊抓不放,痛也要逞強

剩下記憶的倡狂

 

 

 

 

刖芸說:

我知道不過癮,這漾漾太壓抑了我也寫得很鬱卒阿啊!!

我發誓我很努力了(鬼才信

哀呀!不管了,讓你們一起鬱卒。哼!

 

要一直支持我呦^3^

咱們下次見,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