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久違更新,沒錯我就是完結篇!(遭拍飛

        虐彈投下,炸死一票冰漾迷。

        最近迷上了盜筆前傳的老九門,啟紅配的站起來!(誤

 

 

守世界歷史:

冰與炎殿下之妻-赤霞,欲奪得其兩大家族勢力,竄改其夫之意識,令殿下與妖師學弟-褚冥漾情變分離。並使計讓所有人認為妖師褚冥漾與叛徒安地爾.阿希斯勾結成為叛徒,欲再次誘發多年前的鬼族大戰,妖師褚冥漾將其陰謀識破,雖無造成其餘人員傷亡,卻因而失去性命,死狀悽慘不予寫入。

-守世界???年

 

距離友人的離去過了一年有餘,卻仍舊認為他的離去只是昨日的一場噩夢,夢醒了,依然可以看到他溫潤的笑容、水般的氣質。

自欺欺人,不過如此,卻也是緬懷他的唯一辦法。

 

ξ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一切了?」看著眼前迎風而立的墓碑,冰炎微顫的聲音響起,轉身看向千冬歲。

「是。」不畏懼的迎向冰炎轉冷的視線,千冬歲點頭。

「為什麼不說?」

「說了有意義嗎?」

千冬歲短短的一句話,讓冰炎無法回話,只能沉默。

「他心裡清楚做了這樣的決定自己會有什麼後果,卻也欣然接受。為什麼?因為他在賭,賭你的真心。」千冬歲別過臉,走向墓碑,摸上那傳來冰冷溫度的石頭,輕輕地說。

「我的真心…」冰炎茫然地自語。

「他大可撒手不管,不是嗎?」

「他不屬於冰牙,亦不屬於焰谷,也許曾經是,因為跟你的那層關係,所以他有義務替你守住你的種族。但現在你們兩個分手了,那他又何必去淌這渾水,把自己搞得狼狽不堪,甚至丟了性命?」千冬歲注視著面露疑惑的冰炎,慢慢說明。

「我…」

「沒錯,被改過記憶的你不愛褚冥漾,所以你跟他分手,你要他死心,可你要他如何放棄你?他要走,你卻不讓他走。這不等於是你將刺向他的刀子又捅得更深?」

「你還記得他,但你沒有自覺,所以你用兩人以前的相處模式待他,卻不知道這無疑是在刨挖他對你的一片痴心。」

「我不知道…」冰炎臉色在聽完千冬歲的一席話後,轉為蒼白。

「他明白你被控制,所以他從沒怪過你,不是嗎?」調整了自己激動的情緒,千冬歲接著說。

「褚,我…」冰炎腳步虛浮、搖搖晃晃的走向那塊冰冷的石碑,嘴裡細喃。

「而我們這些自稱他好朋友的人,又對他做了什麼?基本的信任因為一個外人的假訊息而蕩然無存,甚至連給他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便要對他趕盡殺絕。這樣的我們還算是他的朋友嗎?呵,多可悲阿褚冥漾,到死仍然信任著這樣的我們。」不再看冰炎,千冬歲將視線往上,看向蔚藍的沒有一絲白雲的天空,彷彿是對逝世的他對話,又似是抑制著眼中的晶瑩。

「漾漾…漾漾,對不起。嗚…」喵喵早已跪坐在地上,帶著濃重的鼻音的一直道著歉。

「呵…漾漾,你賭贏了。學長他還是愛著你呢!但你人呢?來告訴我你做對了,讓我知道你很幸福啊!」勾起嘴角,千冬歲再也抑制不住,朝著象徵褚冥漾的石碑大吼,積聚的淚水終是離了眼眶,流淌而下。

「褚,我…我愛的至始至終只有你一個,褚,我嗚…」手一觸上那塊冰涼,冰炎渾身的力氣彷彿一夕消失般,癱坐在翠綠的草地上,頭抵在刻有褚冥漾的位子上,無止盡的呼喊著褚冥漾的名字。

狂傲的冰與炎之子,也難抵內心瘋狂蔓延的悲傷,而這次,卻再也沒有那雙熟悉又溫暖的手為他拭淚拍背,再也沒有那對如星夜般璀璨的黑眸溫柔注視著他,再也沒有那溫潤嗓音的詢問安慰。

 

已經,沒有了。

 

哀戚的嗚咽聲,夾雜著悔恨的話語,久久不散。

 

ξ

 

百年後,那些曾經與褚冥漾熟識的人都因歲月的流逝衰老逝去。

而冰炎,解除了與赤霞的婚約後接管了冰牙與焰谷,埋首於工作,對任何的追求一概拒絕。

面無表情,成了他的代表。

 

一日處理著公文,眼角撇到放在辦公桌角落的相框,裏頭的人有著一頭墨黑的俐落短髮,一雙璀璨的黑眼因為燦爛的笑容而瞇成一線。

情不自禁的走過去拿起來,手指沿著輪廓慢慢滑過,原本的面無表情有了一絲柔情。

「褚,一百年了呢!精靈的善忘怎麼就沒讓我忘掉你呢?」自嘲的一笑,冰炎放下相框,進了臥室換了身衣服,丟下傳送陣,消失在原地。

 

站在台中的街上,冰炎抬頭看了看漆黑的天空,微微一笑,頭腦一熱就跑來這了,那時候旁邊還有那個傻里傻氣一直腦殘的他呢!過了這麼久,也算物逝人非了。

轉個身準備離開,卻有一股小小的力道撞了上來,原來是個孩子,不小心撞到了。

「還好嗎?有沒有…」將孩子扶正,冰炎蹲下身,想看看他有沒有哪裡傷到,在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時,卻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

黑色的髮,黑色的眼,以及稚氣未脫的面容,都是他那死去的愛人--褚冥漾的樣子。

「褚?」冰炎不敢相信,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臉,但他卻是睜著大眼,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小冥?」遠處一聲呼喊,那孩子回頭,轉身跑了開。站起身,看著他跑到一個更熟悉的人身邊。

「安地爾?」冰炎走過去疑惑的出聲。

「哎呀!真巧阿,亞那的孩子。」摸摸孩子的頭表示安撫,安地爾微笑。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是…」皺眉,冰炎指著躲在安利爾後面的孩子詢問。

「他活著,不好嗎?」安地爾微笑著反問,將孩子抱起來。

「…」冰炎不語,還是看著安地爾,眼帶詢問。

「看來戴眼鏡的沒跟你說啊!沒錯,他是褚冥漾。」聳聳肩,安地爾點頭。

「什麼?怎麼會…」冰炎愣了,看向被安地爾抱著的孩子,但孩子卻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抬起手想摸上他,卻見他猛然往後,皺眉的躲開,回身抱住安地爾的脖子。

「怎麼了?」安地爾感受到孩子情緒的變化,伸手拍拍他的背,安撫的問。

「回家…」稚嫩的聲音小小聲地說,只有安地爾聽到那兩字間的顫抖。

「抱歉。」安地爾轉抬頭看著舉著手愣著的冰炎,道了聲抱歉,帶著孩子轉身離開。

「終究是恨著的阿…」慢慢地放下手,看著漸行漸遠的兩個身影,冰炎面帶痛苦,自嘲的笑著,眼角似有液體滑落。

 

烙印在心底的傷痕,縱使經過時間的消磨,也無法回復最初的完好。

回不去了。

 

 

 

 

 

~END

 

刖芸說:

 

是的,他‧愛完結囉~

來分析一下為什麼後面的小小漾會有退縮的動作吧!

說不恨冰炎是不可能的,只是他生前因為顧慮到體內的黑暗力量,所以幾乎把負面情緒壓下消化,所以讓人看不出來他負面情緒的起伏,而且那時候的他愛冰炎愛的死心踏地,也因為知道赤霞的計謀而不打算追究,但死後的靈魂被四分五裂,經過千冬歲和安地爾的努力也只能找回七八成,所以才會是現在這個孩子型的樣子,沒有以前的記憶,而那傷痛也彷彿刻在骨子裡般本能地使他退縮懼於接近冰炎。

以上是解說,說不定會把安地爾和千冬歲的努力當成番外寫一篇,如果想看請一定要無敵用力的多多留言多多跟我交流喔!你們的回應是我的動力^0^。

 

偷偷說…

本來這系列是打算出個三部的樣子,但刖芸我真的不是寫長篇的料阿QQ,所以還是決定寫到一個段落就好了。

總之,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佳
  • 很好看呦!
    希望有番外~~
    加油喔!
  • 很高興你喜歡^^

    刖仳幽芸 於 2016/08/08 15:42 回覆

  • 幻雅法蘭斯
  • 期待番外啊!虽然没办法HE很可惜的说~
  • 不可惜不可惜的XDD
    番外可能要等很久喔><

    刖仳幽芸 於 2016/10/27 2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