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考前找死更新!

        遲來的疑似畢業賀文的虐文(?

        也是遲來的恭賀自己加入卡馬100俱樂部!

 

 

烽火四起,塵埃落定。

 

孤高的君王,俯視許久不見的他,而那人低垂著頭,如同從前,不願直視。

「給人洗乾淨送到我那裡。」拋下一句,如那日決裂,留得一個背影。

黑眸垂下,蓋住了眼底的一切。

 

處理完政事回到寢宮,如舊日般纖塵不染的人站於窗前凝視遠方,似是沒有注意到人的出現。

「褚。」叫著舊有的稱呼,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那人轉身,眼裡的神采消失了,只剩一望無盡的黑,面無表情。

「知道抓你回來是做什麼的嗎?」還是改變了嗎?勾起冷笑,亞輕挑的問。

「怎麼?啞巴了?」沒有得到回應,亞上前挑起那人細緻的下巴,挑眉。

「不說是吧?總是有法子的你說是不?」依舊不語,亞沉下臉,將人攔腰扛起丟向龍榻。

「唔…」縱使鋪有軟墊,可撞擊力道也不容小覷,褚冥漾一聲悶哼,還未緩過氣來又被一股重力困住,雙手被高舉過頭用綢緞綁在床柱上,本就鬆垮的衣帶也因這一連串的動作弄得鬆脫。

「這是怎麼回事?」記憶中的嫩白肌膚不復存在,取代的是大小交錯的傷痕和若隱若現的青紫,手不自禁的撫上目中最大的傷疤。

「還是不願開口是吧?我有的是辦法逼你發出聲音。」不是沒有感覺到身下人不自然的僵硬,可褚冥漾撇頭不語的動作令亞選擇忽略。

手略嫌粗暴的遊走在纖細的身板上,熟輕熟重的揉捏胸上兩顆粉色茱萸,看著褚冥漾動情的面容,嘴角勾起了冷然的幅度,將手下移到褲擋裡握住那敏感的分身,如願看到他那驚恐的眼神。

「說話,嗯?」沒再接著動作,亞俯下身近看褚冥漾,輕聲哄著。

「你自找的!」再也無法忍耐,亞起身,舉起褚冥漾彷彿一捏即碎的腳,無視一切徒勞的掙扎和驚懼求饒的神情,將自己早已挺立的玉莖,挺身進入他未經任何擴張潤滑的後穴。

突來的撕裂般的疼痛自背脊延伸而上,褚冥漾瞳孔驟縮,消瘦的身子高高的拱起一道幅度,額頭上滲著冷汗,本就略顯白皙的手指因緊抓著身下的軟墊而更顯蒼白。

「求饒,我考慮放了你。」看到褚冥漾那瞬間煞白的臉色,心底多少還是有著那麼一絲絲的心疼,緩慢的活動著下身,亞再一次放低姿態開口。

「…」褚冥漾強壓下沁滿冷汗的身子那不自覺地顫抖,忽略身下傳來的陣陣撞擊的疼痛,閉起眼睛,咬緊牙關不願低頭。

「這就是你的回答?」

「好,那就別怪我無情!」

耐性消磨殆盡,對於自己這般討好感到不值。無視交合處那觸目的大片鮮紅和散在空氣中的腥甜味,發了狠大力衝刺。

一整夜,任亞他如何的羞辱如何的索要,褚冥漾皆無反應,如同精緻的人偶般無嘶喊,無哭泣,無求饒,直至清晨。

起身穿衣,撇了一眼慘白著臉昏死在榻上無動靜的人兒,撿起散落在地上的一件單衣蓋上光裸的身,確定活著後囑咐不得有人入內便上朝去了,卻也沒想到此舉差點讓他再也看不到褚冥漾這個人。

 

ξ

 

好冷…好疼…

呵…這算報應嗎?

落的這般報復性的施暴怕也是自己應得的吧?

 

仗著模糊無光的夜色,褚冥漾勾起苦澀的輕淺微笑。

 

做解釋,又要從何說起?

不如沉默,讓真相石沉大海。

陪伴了這麼多年,明明知道他這一生最忌諱的便是欺瞞,卻仍用力的一腳踩上。

可這也是唯一能護他周全,保他性命,助他登位的唯一辦法。

 

縱使自己粉身碎骨,也要讓那人能坐穩整座江山。

 

不要遺忘,不要真相

 

 

 

刖芸有話說:

我絕對不會說我真的想把這篇當成端午節賀文、畢業賀文、期末考爆炸文、暑假前開虐虐文←你不是一直在開虐嗎?、巴拉巴拉…。

嗯…總之就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反正就是我壓力好大阿阿阿!(這才是重點)

 

要記得快快來留言喔!

咱們暑假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