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虐文,BE

        開學悲文(遭毆

        可惡我沒有搶到特傳套組!

 

 

自上任以來便是如此。

一黑一白,每入時間交流之際只能見到一抹黑,

那白呢?

 

總是說著要打斷他的腿,卻仍任由他胡來,

不是不懂他在尋找的是什麼,只是受不了一個人品嘗孤寂。

少了那份開朗的氣息…

 

恨過也怨過,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要被關在這毫無半點生氣的地方?為什麼自己的身體如此的差?

發熱的身子被熟悉的微涼包覆,燒昏的腦袋想著千萬個打罵的方式,到口的也只是一句回來了?

得到回應後便又沉入調養的睡眠中,醒後面對的依然是一個人的清冷空間,

次次如此,周而復始。

 

「自己在家不要常常勞動,很辛苦的,要乖乖待著不要再亂跑出來了,不然每次都不舒服看了也難過。」

 

猶記得的話,不忘關心的字句。

想著忘著,努力抽離日益濃烈的思念。

可每病倒時,腦海閃過的依然是耀眼的白。

 

ξ

 

睜眼,入目的依舊是熟悉的雕花樑柱,在只有一人的房間裡更顯得空蕩。

「小黑,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正發呆亂想之際,那聽了便知來人的輕快嗓音闖進迷糊的腦袋。轉頭看向離床不遠的他不語。

「小黑?」

見你只是看著,他疑惑的歪頭語透關心。搖了搖頭表示沒事,你依然不語。

「怎麼都不說話,沒燒壞頭殼吧?」

皺眉,他伸手撫上你的額頭,不解的碎念。

「你欠我一句話。」

無奈的嘆口氣,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栽進了這個少根筋的白川主手裡,你看著他,平淡無起伏的說。

「啊!小黑對不起啦…」

被你這麼一說,他才恍然。

「…」

你依舊面無表情地看他,等待你要的話出現。

「呼…我回來了!」

大概猜到你的等待,整了整神情,他漾起微笑,溫柔的說。

「嗯。」

你繃緊的臉在聽到那句話後放鬆了些許,任他爬上床將你圈在懷裡。

「身體不好就不要一直出來嘛…在家裡好好休息不是很好?」

把玩著你墨黑的長髮,他嘟著嘴抱怨。

「另一個跑的不見蹤影我又該怎麼辦?誰來管理時間交際處?」

你斜睨一眼,語氣蠻不在乎,但想必他也知道在這點上你有多生氣。

「我留下來,不去尋找,不去挖掘,卻要看著你漸漸的衰弱消亡,我不要!」

他沒有說對不起,卻句句帶著不願失去的執著,你沉默。

「好好休息喔!我走了。」

感覺身後的他起身,來到你面前,輕聲地叮嚀。

蒼白的手伸出抓著相仿的白色衣角,你低垂著頭不願讓他看見你眼裡的脆弱。

「小黑,要等我回來喔!」

你知道他感覺到了拉力而停下,時間好似凝滯般了無聲音毫無動靜。

感受到頭頂輕微的壓力,你疑惑的抬頭,他用著平常的笑臉對著你說。

鼻子酸酸的,視線開始模糊,你撇開頭企圖掩飾顯露的情緒。

「好…」

 

「我等你。」

搭載著永生的承諾,等待著孤獨的盡頭。

 

ξ

 

掌管著時間,卻也被時間追著迫著,

說好的等待,也隨著時間洪流離去消散。

 

知道瘦弱的他禁不起恆久的等待,卻拚了命的祈求所謂的奇蹟。

逃避也好責任也罷,

不是沒有後悔過留下來陪伴他,卻仍無法眼睜睜看著他的生命離去。

 

殘弱的身子依舊不敵歲月的啃食,偌大的宮殿不再有黑的身影。

 

留下一身白,獨守時間交際處。

 

 

 

芸芸說:

 

純粹為虐而虐。(對不起我錯了(跪

看完特傳第二部完結整個被小白小黑萌個半死不活了XDD

 

希望你們能喜歡~

要一直愛我喔!(逆奏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海漣冰刃
  • 頭香~好棒QAQ
    之前看到的都是留下小黑一人,
    換成小白有不同的fu呢w
  • 很高興你喜歡喔~~

    刖仳幽芸 於 2015/03/23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