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寒假啦!!!

        慶祝一下我的生理過了XDD

        開虐

 

 

痛…好痛

想叫出聲卻出不來,真的…好痛

 

那天赤霞驚慌的拿著影像球和公會公文去找萊恩、喵喵及其他曾經和漾漾有交集過的人,並給他們看影像球的內容

“哎呀呀~妖師怎麼會願意接受跟我喝咖啡的邀約呢?” 場景在一間咖啡館裡,安地爾喝了口手上的咖啡,笑笑的問

“我可以幫你…安地爾”原本看著桌面的漾漾抬起頭,淡淡的說

“喔?!你終於想通了要加入我們了?”安地爾一臉驚奇的說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不要裝傻了安地爾!”漾漾的眼裡平靜無波,直勾勾的看著安地爾

“…”安地爾收起笑臉不語

“從千年到現在,你…不累嗎?”漾漾站起身,走上前抱住安地爾,頭抵在他的耳旁柔聲的、輕輕的詢問,過長的瀏海擋住了黑亮的眼瞳,看不到表情

兩人之間沒再說話,沉寂了一段時間後,漾漾放開安地爾,並看著他

“那…合作愉快”安地爾平時精明的雙眼閃過一絲迷茫,隨即回復以往的笑臉

影像結束…

「怎…怎麼可能?漾漾…」喵喵一臉不可置信,拼命搖頭

「我…我很抱歉必須告訴你們這個消息,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這是公會的公文…」赤霞一臉歉意和無措,把公文放向桌子

「殺掉褚冥漾…」夏碎看著任務內容若有所思,還在消化剛剛的畫面

「哥,不要…」千冬歲抓著夏碎的衣角,很小聲很小聲的祈求

「歳,我很遺憾事情變成這樣,但…」夏碎抱著千冬歲嘆息,話還沒說完懷中的人就一把推開自己

「你們為什麼都不相信漾漾?!」千冬歲對著全場大吼

「我們曾經相信他,但他的行動越來越詭異,加上這顆影像球,使我們不得不懷疑他!」萊恩現身,一臉殺意的對著自己的搭擋說

─不能說,不能說!想說卻卡在喉嚨出不來…我想保護漾漾!─「你們會後悔的!」千冬歲咬住下唇,丟下話後轉身推開所有人跑了出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赤霞被剛剛千冬歲失常的行徑嚇到,懦懦的說

「不會,歳他只是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吧!」夏碎堆起溫和的笑回應,又低下頭沉思

「對不起…」赤霞埋進冰炎懷裡,帶著泣音

「不是你的錯,是褚他選擇背叛我們的,別自責了!」冰炎撫身拍了拍赤霞的肩膀安慰著,然而眉頭始終皺著

「那…我們出發吧!」大家沉默了一陣,冰炎放開赤霞站起身,丟下傳送陣,在場的眾人瞬間消失,只留下米可雅的啜泣聲回蕩於室內

 

ξ

 

一出現在任務戰場,印入漾漾眼前的是萊恩要被一個鬼族從後頭坎下去。漾漾上前替他擋住並殺了鬼族,他卻轉身將手上的破界刀刺進漾漾的右下腹

「叛徒!你已經被通緝了!虧我們曾經這麼信任你。」萊恩一臉恨意的對著漾漾大吼,說起事情的經過,破界刀始終停留在漾漾的右下腹,流淌著鮮血

「咳咳…是嗎?」漾漾忍著痛咳了咳,掛起淺淺的微笑

「為什麼,要背叛?」萊恩冷冷的問,眼神銳利

「我以妖師褚冥漾之名,命令萊恩‧史凱爾平安昏睡至任務結束。」漾漾笑著閉起眼,輕輕的吟誦

「你…」萊恩睜大眼,只說了個字便昏了過去,手離開插在漾漾腹裡的破界刀,身體失去支撐而倒了下去

「沒有喔!萊恩,我沒有背叛…」漾漾拔出插在自己身上的破界刀,替自己念了止血咒,將刀子放在萊恩身旁,淡淡的、溫和的說

「他都已經要殺你了,你還不殺他?」赤霞自陰暗處走出來,看了眼昏睡的萊恩問

「是妳搞的鬼?!」漾漾冷冷的問,眼裡滿是戒慎

「是又怎樣呢?」把玩著秀髮,赤霞眼裡溢滿著笑意反問

「妳要毀約嗎?」

「不,我還是會待在你親愛的學長身邊,等到我得到冰牙和焰谷後在狠狠的甩了他,讓他生不如死。」赤霞挑眉,說出自己的計畫

「妳?!咳…咳咳…」漾漾瞳孔收縮,想說話卻反咳出一攤血紅

「看你可憐我就幫你報仇殺了這傢伙吧!」赤霞冷眼看著吐血的漾漾,走到倒地的萊恩身旁,纖長的指甲形成利刃,對準萊恩的咽喉

「不准…動他!」漾漾眼看赤霞的手就要揮下,瞬移到兩人中間,徒手接住她揮下的手指,彼岸花般的赤紅頓時在自己白皙的手上綻放

「你就是這種個性令人做噁,妖師!」赤霞露出反感的表情,另一手伸過去掐住漾漾纖細的脖子高舉過頭

「唔…」漾漾的面容因疼痛而扭曲,發出細小的呻吟

「我要把你的靈魂撕碎!對了,等利用完你敬愛的學長,我再吞了他的靈魂如何?」赤霞漾著冷笑的臉,發出殘忍的宣言

「與…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毀約者見識你的制裁!」漾漾艱難的吐出微弱的聲音召喚米納斯,沒染血的手上出現一把掌心雷,顫抖著緩緩舉起,瞄準赤霞

「喔~想做垂死的掙扎啊?那我就不客氣囉!」赤霞看了眼漾漾的動作,微笑著進行撕扯靈魂的動作

「唔…」─好痛…體力和精力都在流失,不行!現在還不行倒下!─漾漾的眉頭皺的更緊,痛苦的喘息,臉色也越發蒼白,但舉著米納斯的手依然瞄準著赤霞

「呵!靈魂的碎片都在這裡呢,還能堅持到現在真令我好生佩服阿,妖師!」把玩著手上的靈魂殘片,赤霞瞇著墨色的精緻黑瞳,放鬆抓著纖細脖子的手,瘦弱的身軀失去支撐因而滑坐在地

撐著意識,漾漾顫抖著重新舉起握在手中的掌心雷,瞄準眼前模糊的絳紅色

「赤霞!」剛到現場的冰炎,見到這場面,終是護妻心切,沒問任何原因提槍便是向漾漾胸口一送

「唔…」—學…長—一長槍穿胸而出,吐出一口鮮血,發不出聲音的嘴開開合合,漾漾愣愣的往下看。槍上細緻華美的紋路他永遠都不會認錯——學長的幻武兵器!

長槍收了回去,失去支撐的身體往前傾倒向赤霞卻被一把推開,順勢的倒向後方熟悉的懷裡。

全身失了力氣,漾漾咳出了幾口鮮血,蒼白沾染血跡的手顫抖緩慢的撫上胸口的傷,輕扯出一個苦澀心酸的微笑。看向冰炎的黑瞳無法聚焦,印出了他模糊的輪廓,柔順的銀絲傾瀉而下,額前的一縷紅看在眼裡顯的耀眼無比

—至少…不用帶著你仇恨的眼神離開,有了銀紅,就…足…—

斷了意識,失了生命,帶走了對冰炎的無限癡情。

蒼白的眼皮蓋住了曾經璀璨的黑眸,最後一絲氣息無聲離去,碎片化作輕沙隨風而逝。

閤上的眼角淌下一行清淚,默默的寂靜的滴落在染血的地上,融於豔紅。

 

 

 

 

芸芸說:

不要懷疑漾漾真的去領便當了!

要下一章?等等吧我之後要上台北一個星期演齣失蹤記(因為連噗浪也不會出現),在見到我就是2/7的晚上啦~不要太想我呦(自戀遭踹

 

廢話不要太多,總之就是謝謝各位點閱啦!

咱們下篇見(揮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海漣冰刃
  • QAQ漾漾領便當了
    可惡的冰炎你會後悔的QAQ
    為了幫漾漾報仇現在來寫文虐冰炎(誤
  • 呵呵~
    冰炎當然會後悔的阿!(你這傢伙
    要虐冰炎就去吧,我不會阻止的真的!

    刖仳幽芸 於 2015/01/30 14:30 回覆

  • 墨
  • 看到都哭了

    千冬歲、冥玥、然會恨死學長吧

    期待下一篇
  • 喔ㄏㄏ~哭了是吧XDDD←你夠了,不要笑得這麼猥褻
    嘛嘛嘛...別這樣,咱們學長是有苦說不出的(拍肩

    刖仳幽芸 於 2015/02/08 17:42 回覆

  • fish
  • 剛考完學測就看到新的文拉~~~
    眼淚不夠用ㄚㄚㄚㄚㄚ
    大大加油歐:)
  • 原來是學測生啊啊啊!!!!
    快快等你點文,恭喜你學測結束吧~

    刖仳幽芸 於 2015/02/08 17: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