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追噗的可以重新回味喔~

        算是祝賀讀高中的第一次段考順利落幕(?因為我不是高中的XDDD

        吉原設定,剩下不多廢話自己看吧!

 

 

今日

花街細雨

 

水月居,阿斯利安手執酒杯,微皺著眉頭細細啜飲手中的淡酒,眼神時不時瞟向矮桌上靜立的小小玉狼。那只玉狼並沒有說很精美細膩,但從主人對待它的態度上就能知道這必是很重要的人用心製作後送的。

「大人您今日心情欠佳?」資歷尚淺的蜻伶托著酒瓶,見今日服侍的主子只是鎖著眉不說一語,小心的開口詢問。

「阿,沒事。抱歉讓你擔心了!」聞言看向陪酒的蜻伶,阿利只是回以一笑沒有多說,棕眼又不自覺的看向那只玉狼,輕聲嘆了口氣又移開了視線。

「大人您就別只喝悶酒了嘛!我們來阿…」蜻伶終究只是個新人,還不甚了解什麼不該說不該做。可也不過是希望能讓阿利的心情好些,誰料這舉動一埠小心撞倒了桌上的玉狼。

物品摔下矮桌發出清脆的聲響,而那聲,也重重的敲在阿利的心頭上。

「大人…」看到阿利呆愣後垮調的俊臉,蜻伶自己也嚇著了。

她真的不知道那只玉狼對阿利的重要性,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出去!」寒著一張臉,阿利拾起玉狼發現它斷了只耳朵,維持著低首的姿勢冷聲命令。

「可是…」

「我說,出去!」努力壓下升騰的怒火,阿利再次命令,有著不容拒絕的氣勢。

「蜻伶,怎麼了?」在蜻伶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狀況下,一道溫潤的嗓音自門外傳來,而紙門也隨即被拉開,一位身著水藍華服的人跪坐於門口。

「溟姊姊,我…」蜻伶一看到門口的人,彷彿看見了救星般哽咽的開口。

「我了解了,這裡我來處理,先退下吧!」在聽完蜻伶的描述後,被喚做溟的人對著阿利微點頭算是致意,轉頭示意蜻伶退下。

「我…」蜻伶開口似是還想說些什麼。

「好了好了,別擔心。下去吧!」無奈的制止蜻伶,溟把人推出去後重新拉上紙門,整個空間又恢復了寧靜。

「大人讓您受氣了,蜻伶尚是個不懂世事的孩子,此後定會再多加給予調教,在此致上最深的歉意。」回過身面向阿利,溟優雅輕柔的欠身,有禮的道歉。

「你是…」一看見他,欲爆發的怒氣莫名的降了下來。這沉靜如水的人而到底是何方神聖?阿利疑惑的問。

「小的名為溟夜,滄溟的溟,夜晚的夜。是個男娼。」叩首,溟夜柔柔的聲音,緩緩的報上名諱。

 

 

 

芸芸說:

更文持續的緩慢進行中…(已被成堆考試淹沒

 

一句話結束,

不要遺棄我阿!!!(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fish
  • 第一篇出來了~~可喜可賀^^
    太少了啦~~不滿足(嘟嘴-3-
    求更~~
    是說只讓漾漾出來我就超心癢的
    後續快生出來啦TT
    也不要忘了他愛悠~~((邪惡的催文怨靈出沒注意!!
  • 花易落每篇都會以一千字內的短篇方式呈現喔!
    我已經盡力的擠出時間來想了QQ
    我會再努力的www

    刖仳幽芸 於 2014/10/17 14: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