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千冬歲闖進漾漾的房間時,撲鼻而來的腥臭混著淡淡的血味,接著映入眼簾的便是漾漾光裸的瘦弱身子上青青紫紫,就這樣倒在光潔的地板上

「漾漾,撐著點!我送你去醫療班」試著搖醒昏迷的漾漾無果後,千冬歲趕緊拿條毯子包裹住過於冰冷的身軀並開啟傳送陣

 

「提爾快點,漾漾出事了!」還沒等傳送陣的光芒消失,千冬歲就扯開嗓子大喊,彷彿是怕耽誤了治療便無法再挽回般緊張

「怎麼會這樣?誰弄的?」將漾漾安置在病床上,褪去了包裹的毯子後提爾倒吸了口涼氣,下身的傷口經過剛剛的移動時又再次裂開,正流淌著鮮血

「除了他還會有誰?那個混帳我非找他算帳不可!」千冬歲憤恨的聲音傳來,做勢要衝出去找人

「歲!別太衝動。你又能拿他怎麼辦?褚他情況怎麼樣了?」門口的夏碎及時拉住氣頭上的弟弟,轉身詢問治療的差不多的提爾

「那裡未及時做清理導致發炎,已經先幫他打了退燒的針劑,但還是要多多注意他的情況,隨時都有可能發高燒。至於更嚴重的…」提爾說到這裡欲言又止,緊皺著眉頭

「什麼更嚴重不能治好嗎?還是會留下後遺症?」千冬歲一聽,激動的吼到

「不是後遺症,是必須靠他自己才能克服的,我不建議他繼續待在黑館,還是請巡司把他接回去吧!我會隨時過去了解他的狀況。」提爾連忙安撫千冬歲的情緒,轉頭向褚冥玥商量

「我知道了,學校的部分就拜託你們幫忙處理一下,我明天和然來接他回去。」褚冥玥表情凝重

「巡司,我有件事要跟你說一聲。」平靜下來的千冬歲走向褚冥玥,湊到耳邊說了一陣,只見她眉頭不自覺的輕皺一下

「我知道了!」

 

ξ

 

一片漆黑,好冷…

身體好沉,好重

不想動了,也不想思考了

學長…

亞…

 

「唔…」一睜開眼,漾漾疑惑的眼神四處飄移,欲坐起身卻被制止

「老實待著,你還很虛弱。」褚冥玥皺著眉頭警告,伸手探了探漾漾的額溫確定退燒了才呼地輕吐了口氣

「我怎麼在…」褚冥玥偏冷的手掌覆上額際時,漾漾像是舒服的微瞇了眼,直到她的手離開後才又開口,久未說話的聲音顯的格外費力沙啞

「是提爾建議把你帶回本家的,先喝口水吧!」褚冥玥邊解釋邊倒了杯水插上吸管湊到漾漾嘴邊示意他喝,潤潤乾燥的喉嚨

「什麼時候的事?」喝了兩三口水後,漾漾搖了搖頭表示不喝了,待褚冥玥放下水杯後又問

「五天前,我想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怎麼回事吧?」

「這五天的事情…」

「我是聽千冬歲說的,公會疑似查到你和鬼族有牽扯,懷疑你有背叛的嫌疑。不過我覺得還有隱情,所以正在調查。」褚冥玥看了眼漾漾才開口

「果然嗎…」漾漾聽完褚冥玥的話,轉回視線看向天花板

「你這幾天反覆高燒身體還沒完全復原,別想太多好好的休息吧!」褚冥玥有些後悔把這件事說給剛醒又還沒痊癒的漾漾知道,趕緊起身幫他拽好被子邊說

「嗯…」經褚冥玥這麼一說,漾漾才感覺頭又暈了起來,閉上眼沒多久又失了意識睡著了

確定漾漾睡著而沒在發燒後褚冥玥才轉身離開房間,關上門看到面露擔憂的然

「漾漾他…」

見褚冥玥無聲的搖搖頭,然也只是不語的望向關上的門扉

 

新傷、心傷

一個留下疤痕,一個難以治療

千瘡百孔的身心到底還要經歷多少考驗?受多少委屈?

什麼時候才肯放手…

 

 

 

芸芸說:

拖稿(便秘)兩個月,碼完速速呈上!

感謝讀者fish用力的對我催稿,讓我終於從難產變成順產(?

 

在此說一聲,由於是邊打邊想所以篇篇更文時間相距遙遠←藉口,所以各位記得多多留言或上噗浪猛力鞭打催生!(只是效果不是很大(你夠了)

還有芸芸總是會突然的出現一堆短篇小梗,也希望你們能多多留言喔~

 

謝謝鍵閲,我們下篇見!(揮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sh
  • 耶~~~~~
    終於看到了~~><
    謝謝芸大大:)
    有生之年一定要完結喔((黑氣
    加油~啾咪
  • 一定會完結的!
    所以要耐心等候喔XDD
    別冒黑氣我會怕怕(你滾

    刖仳幽芸 於 2014/09/08 11: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