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眷戀的氣息

強壯而高雅

清冷卻熾熱

 

放不下的到底是什麼?

可笑又頑固的

執著

 

ξ

 

撐開沉重的眼皮,映入眼簾的是醫療班內特有的白色天花板

吃力的舉起甚是無力的手,連接點滴的管線以相同的速率注入手背

「醒了?」一道清亮的女音劃破寂靜,身影接著移動至漾漾身旁

「姊?」聽到聲音,漾漾本能的提出問句,雙眸才緩慢的看向來人

「你是白痴嗎,怎麼搞成這副德行?」扶起漾漾甚是虛弱的身子,檢查無異樣後,褚冥玥倒了杯水遞給他,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披頭就罵

「唔…」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無法反駁,漾漾不語

「哎…回家吧!」褚冥玥看著低垂著頭的漾漾,嘆了口氣

依舊不語的搖頭。這麼痛,何必繼續堅持?答案…無解

「這是我最後的底線!也是我最後一次成全你繼續待在那個混帳的旁邊,你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別怪我和然強制接你回去」褚冥玥壓下升起的怒火,對著漾漾下最後通牒。這樣傷痕累累的瘦弱身軀,還能承載多少的傷害?這次的縱容是好是壞,褚冥玥不敢肯定

「你好好休息,我走了!」再次確認自家弟弟沒有大礙後,褚冥玥離開病房

「別躲了,安地爾」房門掩上,漾漾面無表情的出聲

「嘛~今天休假,出來晃晃」安地爾慵懶的從陰影下走出來,語氣帶著貫有的從容

「別拐彎抹腳了,走吧!」漾漾嘆口氣,翻身下床,拿起掛在椅上的黑袍披上

「怎麼知道我想找你喝咖啡?」安地爾少見的愣了,丟出疑問

「你哪次找我不是喝咖啡?」漾漾從病房的冰箱裡拿出精靈飲料喝了幾杯,感覺體力恢復了一些後,挑眉反問

「不怕我把你殺了然後弄成鬼族?以你現在的狀況對我來說輕而易舉」安地爾了然,復問

「如果是這樣你早幹了,還會跟我耗這麼久?」倚著桌緣,漾漾笑了笑又問

「也是,那…喝咖啡?」安地爾偏了偏頭,忽地微笑,再次提出邀請

病房內一明一滅,兩人消失在原地

 

「怎麼這麼乾脆的接受了?」走進一間別緻的咖啡店雙雙坐下,對侍者點了杯咖啡和熱可可後,安地爾收起玩世不恭的笑臉,正色道

「我說心血來潮你信嗎?」漾漾一手支著下巴,一手拌著桌上的熱飲,看似漫不經心

「半信半疑」安地爾挑眉,執起咖啡啜飲了幾口復又放下,回答

「只是想逃…」沒來由的就是相信眼前的鬼族高手,漾漾低喃

「逃?你又能逃去哪?」

「沒有“他”的地方」閉上眼,漾漾像是用盡力氣的說

「你逃不掉的,一如凡斯和亞那,注定的只有悲劇」安地爾嘆氣,無奈的說

「…」漾漾不語

「感情的藕斷絲連,最後苦的依然是你」看著低頭不語的漾漾,安地爾又說

「我知道。明明累了、倦了,卻依舊是那該死的執迷不悟。」輕微的點了點頭,漾漾壓抑著欲潰堤的情緒說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

 

吶,安地爾,我可以幫你

 

ξ

 

「唔…」一回到黑館房間,一股力道把你推到牆邊,使你發出了一聲悶哼

他在你一回到房裡就把你推到牆角,二話不說的吻上那柔軟的的唇,進一步的攻城掠地

「學長,你…你幹什麼?!唔…」短暫的得到喘息的空間,你奮力的推拒著他,但剛痊癒的你仍是敵不過力氣本就比你大的他

一把將你推到床上,他棲身上前,用身體重量桎梏著你使你動彈不得。你的手被他不知道哪來的領帶束縛於頭頂,似是要防範你使用言靈制止,他一手扯下自己的領巾堵住你張口喘氣的小嘴

「唔…唔嗯…」你預料到接下來的事情,開始奮力的掙扎,無法言語的嘴發出破碎的抵抗

他什麼也沒回應,你看見他赤紅的雙眼裡盈滿了憤怒和情慾,剎時間一切都懂了。你更害怕之後的一切,繼續的縱容,到最後都會兩敗俱傷,你不希望這一切真的發生,如果發生了,都將無法挽回

可被慾望沖昏頭的他,哪還能讀懂你的心思?你也知道一向理智的他遇到你依舊無法保持原有的冷靜,況且竊聽能力早在分手前就已收回。現在的他於你,是頭等待獵物的猛獸,等待著出手的時機

他熟練的扯開你的衣服,撫身啃咬著一片白皙中的粉色茱萸,讓身下的你一陣顫慄。你的顫抖,彷彿成了他的催化劑,靈巧的手指褪下了你的褲子握住微抬頭的稚嫩

「唔唔…嗯唔…唔…唔」早已熟悉你的他,很快的找到了你的敏感點,時重時輕的套弄著你的分身,你因陣陣的快感扭動著纖細的腰肢,發出段續壓抑的呻吟

他好看的唇沿著你身體的曲線而下,親吻著你被挑逗後更為敏感的肌膚,麻癢的快感如浪般一波接著一波,你努力維持著意識不被它沖散

「唔?!」突如其來的疼痛,你未經擴張的後穴被他壯碩的巨根粗暴的插入,你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的面對正在氣頭上的他,現在的你只想逃,逃的遠遠的,不想再被他這樣的對待

但…雙手被縛,無法言語的你,這樣的你,要怎麼逃?頑強的抵抗只是成為他的催情劑,他發狂時的恐怖你不是不知道,可你依然做著他最討厭的逃跑行為,你也失了理智,現下,在你心中,他只是帶給你恐懼的野獸

「唔哈哈…放開,拜託唔…阿哈…」嘴裡的領巾被取下,你大力的喘息著,用著氣音哀求著他,話還沒說完又被重重一頂,你痛的慘叫,眼裡滲出了晶盈

「阿…拜託…唔阿走…開阿阿…哈阿…」無法構成字句的言語,伴著他一次次的衝撞支離破碎

 

身下的痛已經麻木,你睜著模糊的雙眼,喉嚨亁啞的再也發不出聲音,數不清他在你體內釋放了幾次,你好像成了一尊人偶般不再掙扎,無力的攤在染上鮮血的床上,隨著他的抽插晃動著。姿勢換了又換,高潮過後又是另一波的高潮,毫無間息

時間過去了多久?你不知道,多希望惡夢能趕快停止,多希望這一切不過是場惡夢,夢醒了也忘了這發狂的一夜

 

頭痛欲裂,這是你醒來的第一個感受

感到寒冷的你正發著高熱而你渾然不知,一陣鈴聲進入你鬧著疼的腦袋,你微睜著眼吃力的撐起未做任何清理的虛弱身子,揉揉暈眩的頭你接起了電話

『喂,漾漾,你在哪?怎麼沒在醫療班乖乖待著?』電話那頭傳來千冬歲擔心的質問

「喂,千唔…」正要回話的你突然雙腿一軟,脹痛不已的頭伴隨著強烈的暈眩侵襲著你的意識

『喂?漾漾?漾漾你怎麼了?喂?』手機被摔在地板上,還未切斷的電話傳來千冬歲發覺不對後焦急的呼喊,而你的意識也在此中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sh
  • 作者大大
    一定要繼續加油喔~~~
    真的很期待後續的發展><
    漾漾跟學長愛的好糾結阿~
    我也看得好糾結TT
    學長不要再欺負我們家漾漾了啦!!!
  • 虐漾漾正是這篇最最最重要的一環((你這媽怎麼當的
    謝謝你又留言了Q3Q我真的超感動的啦!!(親
    也謝謝你的等待喔((鞠躬 我會努力擠出下一章的XDDD

    刖仳幽芸 於 2014/08/05 2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