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知道不可以

卻還是陷的無法自拔

讓早已滿身是傷的自己

更為痛苦

 

「學長?!怎麼又來了?又跟赤霞吵架唔…」漾漾開門不意外的又看到冰炎,距離上次登門造訪不過才三天爾爾,怎麼又來了?!無奈的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不料被一個力道強轉過身,溫熱熟悉的觸感覆上自己的唇,登時愣住,忘了掙扎

冰炎乘著漾漾愣著,靈巧的舌撬開他的貝齒攻城掠地,攝取漾漾獨有的清甜,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的每吋肌膚游走

「放唔…放…開」意識逐漸恢復,漾漾使勁推了推卻推不動。冰炎的吻加深,氧氣逐漸被奪走,氣力也漸漸的沒了,但漾漾仍試著掙扎

冰炎一把將漾漾撲向床,一只手將他的雙手固定在頭上,另一手則退去他的衣衫,白嫰纖細的腰肢暴露在冰炎眼前,禁不住的從脖子一路吻到肚上小巧的凹洞,扶著細腰,伸出靈活的舌頭在那兒打轉

「唔嗯…」漾漾因剛才那長久的吻仍舊喘息著,不料被冰炎這麼一弄,呻吟不禁地從微開的口溢出,腰似掙扎又似迎合的擺動著,徹底激起了冰炎的慾火,手伸向褲擋裡,握住漾漾的分身

哇唔…」下身傳來陣陣快感,漾漾頓時溢出呻吟,兩只小手伸向冰炎探進褲裡的手,試圖拉開

「別動」冰炎喝斥,從附近拿了漾漾的領帶,將漾漾的雙手綁於頭頂

不…學長,放開」漾漾掙扎,驚懼的看著冰炎

「…來不及了」冰炎先是愣了一下,後垂下頭淡淡的說。來不及了…都來不及了,已經無法阻止自己一反常態的行為,不懂自己未何會做出這種事,都已經有妻子了,真的不知道,到了這一步,已經無法挽回了

「為什麼?」

「…」冰炎不語

「至少給個理由好嗎?」漾漾顧不得自己,哄著

「赤霞她…」冰炎欲言又止,面露難色

「…」漾漾似是察覺到原因,跟著沉默,給自己時間思考

「褚?」過了良久,感覺到有雙手環著自己的頸,冰炎訝異的看向漾漾

「別問原因,求你…」漾漾將頭埋進冰炎的肩窩,悶悶的請求。只能…又放縱一次了!誰叫自己太過渴望他的擁抱?!這不該做的不是嗎?答案…無解

「嗯…」冰炎也沒細想,回以一吻…

 

 

胸口又被重重的捅了一刀

讓原本早已化膿流血的心殤蔓延

本該忽略、抗拒、遺忘的歡愉

到頭來仍舊深陷於泥,抽不離思念的誘惑,只是越陷越深…

 

§

 

唔…」早晨的陽光照於室內,撐開沉重的眼皮,漾漾有些茫然的看著天花板。四肢無力,回想起昨晚冰炎的魯莽將兩人帶至高潮,明明不該接受的,可身體卻違反了意識,主動迎合,讓兩人毫無空隙地密合在一起

」似乎想到了什麼,漾漾摸向身旁空著的位子,傳來的觸感早已冰冷一片,顯示那人早已離去許久。臉上是淡淡的苦澀笑臉,漾漾撐起似千斤重的身軀下床,下身傳來的痛使他不支倒地

鼻子酸酸的…

“不能哭!是自己,愛的太深,無法拒絕…

不是學長的錯,錯的是愛他的自己,現在是自食惡果,

所以…不能哭!”強壓下上湧的淚水,漾漾使勁撐起自己,隱忍著下體的痛楚,撫著牆慢慢的走到浴室

「嗯…」開起水龍頭,溫水噴灑在身上,漾漾將手指伸向後庭,忍痛把昨日殘留在裡面的檅物挖出,任水流向排水孔,帶走前晚的放縱

「…」淋著水,漾漾跪坐於地板,臉上溼溼的,是噴灑的溫水,還是蒸出的汗水,亦或是面上流淌著的淚水,整個空間只剩落下的水聲,以及…憋不住的低泣

 

─鈴鈴鈴─在漾漾盥洗完後,電話鈴聲適時的響起

『漾漾!出來玩~』剛接起電話,一道甜甜的女聲響起,不用猜也知道是喵喵的聲音,嚷著漾漾

「唔…等個幾分鐘好嗎?」漾漾深吸了口氣,誠懇的說。不能用這副表情面對他們,會擔心的…

『好!』

「…」掛了電話,漾漾對著鏡子調適好自己的表情,拿起背包下樓

「漾漾,你好慢喔!」見漾漾下樓,喵喵嘟起小嘴抱怨

「抱歉,萊恩沒來嗎?」漾漾抱歉的笑笑,四處看看,千冬歲也來了,萊恩勒?

「我在這…」微弱的聲音從身旁傳來,萊恩的身影閃了一下又消失了

「呃…」漾漾的臉上掉下黑線,雖然考上了黑袍,但還是沒辦法破解萊恩的低存在感

「漾漾吃過了嗎?」千冬歲推了推厚重的眼鏡,問漾漾

「嗯…還沒耶!」漾漾搖了搖頭

「那我們去學生餐廳吧!」喵喵拍手提議,一行人走去學生餐廳

 

「漾漾,你…是不是哭過?」在學生餐廳找到位子後,喵喵和萊恩去幫忙拿餐,千冬歲小心翼翼的詢問

「…」聞言,漾漾臉上的笑容退去,低下頭不語

「發生了什麼事嗎?」千冬歲關心的詢問

「…」倔強的搖了搖低垂的頭,漾漾緊抿著唇

「跟學長有關?」千冬歲又試探性的問

「不是!唔…」聽到學長兩個字,漾漾反射性的大吼,在看到千冬歲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後,頓時語塞,兩人僵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

「昨天學長來找我,跟我…」挫敗的嘆了口氣,漾漾緩緩的道出昨天的事情

「我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漾漾壓下欲奪眶而出的的淚水,無助的說

「漾漾…」千冬歲不知道要怎麼安慰此刻的漾漾,只能低頭看著自己交纏的手指

「來囉!怎麼了?」喵喵拿了餐盤回來,感覺氣氛怪怪的,疑惑的問

「沒事,你們怎麼這麼久?我肚子都餓了!」在千冬歲不知道怎麼回答時,漾漾抬起頭揚著笑臉問,剛剛的苦悶一掃而空

「騙人…」喵喵不相信的搖頭

「真的沒事嘛!我的早餐呢?吃什麼?」漾漾再次肯定,見喵喵提著餐盤絲毫沒有要坐下的意思,站起身去接她手上的東西,故作無事

「漾漾!你如果唔…」喵喵氣惱的要說,卻被千冬歲一把捂住嘴。見千冬歲對自己使了個眼色,便也沉默的坐下吃早餐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把氣氛搞的這麼差的…」每個人都沉默的吃著自己的食物,漾漾再也受不暸這沉重的氣氛,低低的開口

「漾漾,剛剛對不起,我…」喵喵也道歉。自己居然忘記漾漾的情況還這樣逼問,這樣還算朋友嗎?

「不會啦!我有點累,想先回去了,對不起喔!可以幫我請個假嗎?」漾漾苦笑著搖搖頭,站起身拿起自己的餐盤和背包

「好,漾漾你好好休息喔!」千冬歲點了點頭,喵喵也點頭附和,收起不快微笑著,只是萊恩只現個身揮了揮手又神隱了

「恩!先走囉!」漾漾笑笑,回收完餐盤後離開了學生餐廳

「喵喵不是故意的…」喵喵看漾漾離開後,甜美的笑臉垮了下來,眼角閃著淚光

「我知道,所以還是少提為妙!」千冬歲拍拍喵喵些許顫抖的背,慎重的叮嚀

「恩…」喵喵點頭,萊恩默默的繼續吃著今日限量的飯團

 

—不該讓他們擔心的…—離開學生餐廳,漾漾低垂著頭坐在風之白園,風之精靈靜靜的圍繞在他的周身,陪伴著他

「…」抬頭望天,漾漾無神的任多種思緒奔馳

「妖師!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納命來!」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某個恨妖師入骨的學生闖進風之白園要殺了身為妖師後代的漾漾,嚇跑了漾漾周身的精靈

「沉睡吧!無知的孩子…」漾漾嘆了口氣,嘴裡輕輕的呢喃,那人在十公尺的地方忽然倒地,發出沉沉的鼾聲

「呵…」漾漾像是自嘲般淡淡的笑了笑,在那人身上丟下傳送陣送去醫療班,復又坐回剛剛的位子

 

—妖師啊!永遠也擺脫不了呢!
黑暗種族…也許真的是吧!不然也不會這麼貪婪的索求

貪心又癡心妄想的渴望你的情感

妖師這黑暗的種族,到底是導正黑暗?

還是…將自己推向毀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