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

曾經愛我的你

想忘了…

不需要我的你

要放下…

對你造成負擔的思念

卻淺意識的不願放下…

兩人過去甜蜜的幸福

 

只剩沒用的自己,還留在回憶的漩渦裡,不可自拔

發過誓,不再因失去過去美滿的我,影響現在擁有全部的你。

努力調適沒有你的生活,卻感覺,你的離開彷佛也把我的心帶走了,空茫的過著孤身的日子,獨自咀嚼著悲傷

 

結束一個任務,漾漾回到黑館,在開自己的門前,不經意地撇頭看向旁邊的房門,那個曾經有著過去與冰炎的點滴,因他的離開而被陳封在裡頭,不讓人碰觸。

「…」漾漾沈默的看了一下,便回頭走進自己的房間,脫掉身上的黑袍後,將自己拋進柔軟的床裡,拿起手機撥了電話給千冬歲

『漾漾,你要我查的資料查到了!』電話那頭傳來千冬歲的聲音

「是嗎?關於她的內容如何?」漾漾點頭,詢問查到的資料

『呃…赤霞她,是鬼族,不是火狐族。她擁有一頭赤紅色長髮也只是巧合,如果是真正的火狐族眼睛會是火般的紅橘色,而她的瞳色卻跟你一樣是墨黑色的!』千冬歲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據實以報

「鬼族?」漾漾愣了,彷彿自己聽錯了又再問一次

『恩…』千冬歲肯定

「她是屬於哪個鬼王的?」漾漾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從震驚中回復,復問

『恩…比申惡鬼王!』電話那傳出翻閱紙張的聲響,千冬歲給了答案

「我知道了!」

『要呈報給公會嗎?』兩人沉默了一下,千冬歲問了關於這件事的處理辦法

「先別呈報,她是學長愛的人,況且他們也剛新婚不久,我不願拆散他們」漾漾嘆了口氣說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傳進耳裡

「有人來找我了,我以委託人的身分拜託你,幫我多留意她的行動!報酬之後再算,謝謝你,千冬歲」樣樣看了一眼房門,委託千冬歲

『好的,我會幫你注意的。至於報酬就不用算了,我們還是朋友吧?!』千冬歲帶點質問的說

「呃…謝謝你,千冬歲」漾漾苦笑著道謝

『我會幫你注意一下,那先這樣囉!掰掰』千冬歲笑笑,向漾漾說再見

「嗯!掰掰」漾漾掛了電話,走向門

「亞…不,學長?怎麼了?」開了門後看到眼前的人,漾漾嚇了一跳,不小心脫口說了冰炎的名字,發現說錯了趕緊改口。已經結束的情感,不該留有屬於自己的稱呼,過去喚了六年的名,如今已不是自己能叫的起的

「沒什麼,只是想來找你」冰炎走進房裡坐上沙發,淡淡的說明來意。這一連串的動作,似是早已當成了自己的房間

「騙人!一定有事情,是跟赤霞發生什麼事嗎?」愣了一下,漾漾關上門後走了回來,坐在冰炎對面問

「…沒事」冰炎沉默,又淡淡的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找個人聊聊,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眼前的他,但見到了又不知要說什麼。總覺得,他變了,卻又不知是哪裡變了

「唉!學長,你現在是有婦之夫了。不能這樣愛怎麼做就怎麼做、我行我素的,要做之前也該替她想想啊!」漾漾嘆了一口氣,開始對學長念念有詞

「囉唆!」冰炎那雙血紅的眼瞪向漾漾,伴隨著一句不耐煩的話語

「好吧!等你想說再說」漾漾鬥不過,只好認命。起身替自己和冰炎倒了杯水,又坐回椅上等待他願意說的那一刻

「我…跟她吵架了」時間過了很久,這對剛結束任務漾漾來說具有十足的催眠效果,當他打著瞌睡時,冰炎終於開口

「吵架?」漾漾對這稀奇的詞彙感到好奇,登時清醒。畢竟冰炎不會跟人吵架的,怎麼就這麼跟才剛新婚不久的妻子吵架?還鬧離家?漾漾超想知道是什麼原因居然能讓堂堂冰與炎的殿下幹出了從沒做過的事

「我只是…」紅眼瞅了一下漾漾,緩緩道出事情的經過

「噗嗤~學長你…噗哈哈哈哈哈~」漾漾聽完絕倒,受不了的爆出笑聲。為了這點小事心情差成這樣?也太可愛了吧?!

「一點也不好笑!」紅眼再度瞪向笑聲來源,眼裡帶著怒意

「對…對不起,但…噗…」漾漾笑到眼角都滲出了淚,好久沒這樣放聲大笑了呢!自從…,漾漾的眼神在想到一些事後黯了下來,笑聲也慢慢變小直至虛無

「?」冰炎被笑的很不爽,欲爆走時,在看到了漾瀁黯淡下來的眼眸,心中居然感到些許的不是滋味,疑惑的皺眉看向漾漾

「沒…沒事,所以是因為赤霞要求你剪掉這頭長髮,而你卻想保留,因而起了爭執?」漾漾察覺冰炎帶著詢問的視線,眨了下眼後恢復以往的清明,將自己從冰炎口中聽到的話又複述一遍

「…」冰炎沒多做解釋,只是把頭撇向一邊

「唉…還沒多久的時間,總得需要磨合嘛!你有跟她說明這頭髮對你的意義嗎?」漾漾嘆了口氣,無奈的笑問。心似乎又被無形的手捏了一下,扭攪在一起,無法言喻的苦澀又開始對漾樣肆虐,嘆那口氣,彷彿是為了吐出悲哀,好給自個兒好過些

「…沒有」冰炎挑起一邊的眉梢,淡淡的說

「那就好好的跟她解釋清楚吧!聽完應該就能理解了!」漾漾支著下巴,說出建議

「嗯…」冰炎回應完,站起身,走向漾漾

「怎麼唔…」漾樣見學長走向自己,也跟著站了起來,疑惑的想要詢問,不料被冰炎一把抱住,登時愣了

「學…學長,你似乎有點逾矩了!」漾樣試著強行推開抱著自己的冰炎,支支吾吾的說,卻反被抱的更緊。酸澀再度溢滿整個身體,不敢靠近也不被准許在碰觸這個朝思暮想的擁抱,縱使淺意識希望貪婪的享有它,但理智決不允許這麼做。失去了,便不配再奢望能享有它

「學長,該適可而止了!」眨了下眼,眸中的苦痛隨著那一眨而被掩飾,漾樣冷冷的帶著怒意說

「抱歉…」冰炎聞聲,似乎也清醒了不少,便也隨即放開懷中的人,黯然的說。為何會情不自禁的來找他?為何會不知不覺就緊緊抱住他?甚至不想放手?

「不會,趕快回去和她合好吧!」漾漾又恢復原來的笑臉,兩人走到門口

「先走了!」冰炎轉身,擺了擺手,丟下傳送陣離開。漾漾站在原地,對著已離開的冰炎揮手,淚再也不受控制的滑落

 

 

我試著走出沒有你的痛,而你卻不經意的一點一點慢慢的摧毀我對你築起的高牆。

想要放手,卻無可奈何

我,總是無法讓自己好受點,但…心甘情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