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隨心所欲,為了我愛的人

最後一次

我必須"微笑"

讓他知道

我很好

 

 

婚禮上,冰炎和妻子赤霞兩人不時耳語,談笑風生,看在旁人眼裡是如此的匹配。漾漾避開人群,待在角落默默品嚐宴會上的糕點,喵喵和千冬歲則陪在一旁

「漾漾,你還好嗎?」喵喵關心的問,自從和冰炎分手後,漾漾便閉門誰都不見,再看到他時也是今天的事情了。明顯的瘦了,眼裡不再有昔日的光采,黯淡、毫無生氣

「啊!沒事,你們不用擔心我。謝謝!」漾漾微笑回應,眼神刻意避開冰炎和赤霞在的地方,又低頭撥弄著手裡的蛋糕。哪裡吃的下?即使吃了也如同嚼蠟,食不下嚥,夜夜思念著他,明知他回不來了!能做的只是隱藏,隱藏心痛、無法割捨情感,笑著祝福他,讓他知道:

你走後,我很好!

「騙人…」喵喵看著這樣的漾漾,嘟起嘴小聲的說。總是把所有事情往肚子裡塞,不向任何人說,自然是連這點都刻意隱瞞,卻總是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讓這些做朋友的無不時時擔心著他

「褚!我找你好久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妻子-赤霞。赤霞,這是我的學弟,名叫褚冥漾…」冰炎自人群中搜尋漾漾,牽著赤霞的手來到他跟前。赤霞有著一頭艷红的長髮,一雙墨黑的大眼,加上做工精細的禮服,完美的展現狐族美女特有的魅力

「很高興認識妳,祝福你們情意長存!」漾漾回以微笑,心裡卻苦澀的要命,原來兩人的關係早已從戀人回到最初的關係-學長學弟。現在的自己只想趕快離開,不想再多做留戀,怕淚水會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

「冰炎很常提起你,都跟我分享你們當時相遇時的事情呢!」赤霞淡淡一笑,伸出手撫上漾漾白皙的面龐

「讓您見笑了!學長,你也太不給我面子了吧?都把我的糗事說給別人聽。」漾漾愣了一下,刻意避開赤霞撫上自己面龐的手,笑笑的說,後轉向學長,帶點打趣的調侃。邊想著該如何抽身離去,卻又為冰炎將兩人的事情說給第三者知曉讓心再一次抽痛

「…」冰炎只是苦笑,似乎正思索著該如何回答。這時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漾漾接起手機,對電話講了一些話後掛上,帶著歉意上前

「對不起,剛剛公會發了一個緊急任務,恐怕無法繼續留在這陪你們談心,致上萬分的歉意,再次祝你們:情分永不離!那我先離開了!」漾漾誠懇的道歉,並再次祝福這對新婚夫妻

「對了!學長,不用擔心我,我很好的!新婚愉快!」漾漾換上黑袍,臨走前對著冰炎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如自己所言,笑著離開,為了他!

「褚…」冰炎似乎還想說些什麼,望著漾漾離去的背影,將沒說出口的話語吞回去。心…好像少了一塊,說不上的心痛,空虛感正逐步擴大

「啊!學長,我們也臨時有事情,先走一步了!」喵喵突然叫了一聲,抓著千冬歲的手說,兩人過不久也離開了

「…」冰炎沉默,想著漾漾離去前對自己說的話,明明已經如願得到他的祝福,為何心還是無法舒坦,好似…遺留了重要的東西

「怎麼了?」赤霞看了一眼不語的冰炎,墨黑的眼裡閃過莫名的光芒,後又裝作若無其事的上前關心

「啊!沒事,在想事情。我們走吧!」冰炎笑笑,收去原本的神情,再次牽起赤霞的手回到人群裡

 

離開會場的漾漾,走進旁邊花園裡的小涼亭,坐在裡頭,看著湛藍無雲的天空

 

─過了三個月,今日看你毫無眷戀的樣子,想必你真的找到了正確的人了。我不過是你的過眼雲煙罷了,想來也只有我還單方面的忘不了曾經相愛過的我們…失去你的痛,好不起來了吧?!想忘了你,心卻不肯!避不見你,為自己留了後路,讓自己整理好心情面對已不是情人的你!當回以前什麼都不懂的褚冥漾!-

 

「漾漾!你在哪裡?漾漾!啊!在涼亭那!」遠處傳來叫喚自己的聲音,漾漾聞聲望去,看見隨後追出來的喵喵和千冬歲

「怎麼出來了?學長那邊呢?」漾漾等他們兩人進到涼亭裡,疑惑的問

「還怎麼了!你不是也有任務嗎?為什麼坐在這裡?」喵喵惱怒的反問,明明他們早就知道了,漾漾卻還在裝傻

「呃…」漾漾說不出話,低下頭

「漾漾,你真的沒事嗎?雖然你刻意隱瞞,但表情卻瞞不住我們!你還是放不下學長對不對?」千冬歲蹲下身和漾漾平視,淡淡的問

「是嗎?或許吧…反正都不重要了!」漾漾苦澀的微笑,對一切釋然

「…」三人沉默

「我累了!先回去囉!」不知過了多久,漾漾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拿出移動符

「嗯!對了漾漾,記得有事要找我們喔!」喵喵一臉擔憂,不忘再說一次,千冬歲在旁邊點頭附和

漾漾微笑,轉身丟下移動符,消失在原地

「漾漾他真的沒事嗎?」喵喵不放心的問旁邊的千冬歲

「你我都很清楚不是嗎?」千冬歲看著漾漾剛剛消失的位子,反丟問句

「嗯…」

 

回到黑館,漾漾把自己丟向柔軟的床上,失去光采的黑眼看著天花板

「如果有忘卻水,該有多好!喝了什麼都忘了,痛苦的回憶也不會這麼椎心刺骨。卻也不希望你從我的心理消失,還有曾經在一起的,那些快樂的回憶…」寂寞、心痛、看清一切、失去活力的聲音,埋沒在只剩空殼的房裡

 

 

互不交集的平行線,如同失溫的感情,在分手時就已不互相干涉

提分手的一方仍舊過著他的日子,

被拋棄的一方卻要花上一切心力去調適失去對方的內心,往往成了不堪一擊的易碎品,再一次刺激就足以擊碎,化為塵埃…

 

平行線,是否還會有交集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