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們的全世界只有彼此

但時間久了

你的世界卻不再只有我一人

 

有人…不,是非人常說

精靈專情,卻也善忘

我仍舊相信這個自古以來的謠言…

卻無法留住你的心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你…

漸漸的疏離我

漸漸的開始敷衍我

漸漸的給我沒有感情的笑容

漸漸的對我顯露出不耐

 

“褚…我們分手吧!”細數著你什麼時候會說出口,雖然早已有了準備,但當你說出了口,昔日做好的準備卻在一夕之間功虧一簣

“…”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什麼,只是回望你早已找不回往日感情的血瞳。心像是被一把利刃貫穿般,撕裂、流血、化膿…痛徹心扉,身體失去了溫度,失了知覺,連聲音也哽在喉中出不來

“我找到伴侶了!無法再跟你繼續走下去。”你似乎毫無察覺到異樣,說出了我不願聽到的理由

“我不聽!這種理由我不接受!明明你曾經說過你的愛只給我,你的世界裡只剩我,你一生的伴侶只有我…”身體不聽使喚,我後退一步,雙手舉起遮住了耳朵,卡在喉間的聲音不知何時回來了,在我發覺前歇斯底里的衝出口

“褚,我真的希望你能成全我們,我也是希望得到你的祝福才跟你提…”你抓住我的雙肩搖我,似乎認為我已經失去理智了,試著想要搖醒我

“難道你打算瞞我一輩子?!是希望得到我的祝福才跟我說?!你先斬後奏不就是要逼的我不得不祝福你們嗎?!”情緒一發不可收拾,我甩開你的手大聲質問,淚水模糊了視線,我看不清你現在的表情,是錯愕,亦或是同情?

“現在搞的我好像小三,奪走了你,讓你無法與心愛的人長相思守。所以我成了罪人,等著被大家指指點點…”我自顧自的說了下去,撇開視線不看你,自嘲自己的愚昧,掩蓋欲崩潰的防線

“褚,別這樣…”你訝異的上前一步,伸手想要碰我

“不要碰我!”我大吼,明明自己是這麼不願意去傷害你,心亂如麻,不知如何去面對這樣的窘境,無法收拾

“褚…”

“對不起,我失控了。你要分手,我可以!從此我倆只有工作上的關係,不會再放多餘的情感。記得你剛剛說,希望能得到我的祝福?”我轉過身閉上眼,調整好自己失控的情緒,再次面對你已是當初你認識的褚冥漾,那個什麼事都不會多說、不會過問的褚冥漾…

“褚?”你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真的沒事了,亞…不對,學長!能告訴我她的名嗎?”我回以燦爛的微笑,話講出口後驚覺不對,改以最原始最普通的稱呼

“她叫赤霞,火狐族的千金。”你雖然仍舊感到些許的疑惑,卻如實的回答我的問題。這令我鬆了口氣,卻也令我的心再次抽痛,曾經將我捧在手心呵護的你,回不來了…,一切都成了過去式

“我以妖師褚冥漾之名,祝福冰與炎的殿下和火狐族赤霞,兩人攜手共創、共享、共伴未來的路途,情永不摧朽,彼此相愛直到終老…”得知了對方的姓名,我閉起眼,排除對你的依戀,誠心的卻也痛心的祝福著你們,用盡全身的力量,加上心語,真心的期望你往後的日子過的更幸福美滿

“謝謝…”等咒術的光芒散去,你對我點了下頭,轉身離開,毫無眷戀

“拜託,別走…”門一關上,我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捂著胸口,身體如血液流失般顫抖,嘴裡細細的呢喃,一直重複

猶如失去了一切

你帶走的不只是我的祝福

帶走的還有

我所有對於愛的感覺

愛一個人愛到了刻骨銘心,對方離開了,連心也丟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刖仳幽芸 的頭像
刖仳幽芸

水過無痕,命止無情

刖仳幽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